看了三遍《小丑之》以后的感触

频道:电影资讯 日期: 浏览:151

虽然《小丑》还没有在内地上映,但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人应该是通过各种方式看的。说真的,我真的第一次不喜欢这部热辣世界的电影,因为它太压抑太悲伤,无法区分幻想和现实。经过近两个小时在杂乱无章的信息中游荡,除了几场暴力场面外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杰昆·菲尼克斯近乎疯狂的表演。尤其是他几乎把皮肤弄破的骨头,当他看到时,真的很刺激。

虽然《小丑》还没有在内地上映,但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人应该是通过各种方式看的。说真的,我真的第一次不喜欢这部热辣世界的电影,因为它太压抑太悲伤,无法区分幻想和现实。经过近两个小时在杂乱无章的信息中游荡,除了几场暴力场面外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杰昆·菲尼克斯近乎疯狂的表演。尤其是他几乎把皮肤弄破的骨头,当他看到时,真的很刺激。

第二次,在观念上有一些微妙的变化,因为第一次是高期望,第二次是有问题。“问题”不再常见了。“小丑”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一步的?就像香港的一些年轻人一夜之间从“好人”变成“坏人”,人们最大的困惑是: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?

不用说,原因一定是全面的、复杂的、多方面的,比如政府的不作为,整个社会的冷漠和反对,在这众多原因中,一定有一个原因,比如他母亲的欺骗,压倒了小丑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德国著名心理学家伯特·海因格(Bert heinger)提到一个论点:“你与母亲的关系决定了你与世界的关系。”。亚瑟和他母亲之间的关系表面上是相互依赖的,但实质上是欺骗和伤害。当现象的本质被揭示时,可以想象,这样的“关系”将导致亚瑟的世界观。

其实,在第二次寻找答案的过程中,我也试图从电影中跳回到现实。今天,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人抱怨社会不公、官员不作为等。即使是我自己,我也常常在想,为什么我们要照顾这么多,为什么我们不能更加自信,让人们说话,天空就不会塌下来。一些情绪被疏通,然后被驱使。在抱怨了几句之后,他们仍然需要做些什么。但有些人走到了死胡同,走到了极端。他们认为自己的不快是政府和其他人的错,他们通过制造悲剧来发泄自己的愤怒,比如砍掉凶手的无铁幼儿园的孩子,用汽油来点灯,这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。

“小丑”将这种“小人物的挣扎与选择”演绎到了极致,因为亚瑟的“不公正”是极致,所以他的最终“选择”注定是坚定而疯狂的。但亚瑟终于走上了不归路。是政府的错,社会的错,还是他自己的错?或者,主要矛盾是什么?

当所有这些“如果”都集中在亚瑟身上时,源头就显得尤为重要。亚瑟的“来源”是什么?事实上,她从小就受到母亲和情人的虐待。他之所以笑得这么厉害,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给世界带来欢乐的喜剧演员,是因为他童年的阴影。

作为著名的心理学家和个体心理学的奠基人,阿尔弗雷德·阿德勒在对个体心理创伤的研究中指出:“幸运的人用童年来治愈他们的一生,而不幸的人用一生来治愈他们的童年。”。亚瑟治愈童年的方法是无休止的杀戮和复仇,没有任何罪恶感。

我第三次看《小丑》是从香港飞往北京的航班。这次我没有带来任何期望和问题。我只想通过亚瑟与“小丑”的搏斗,感受到杰昆·菲尼克斯的精彩表演。

从一开始到杀死母亲之前,亚瑟与“小丑”的争斗占了上风。至少他保留了人性的痕迹。他的笔记本上写着“我唯一的愿望是我的死比我的生命更值钱”的话,几次自杀行为表明,亚瑟想自杀,而不是把枪对准别人,但当他得知自己是被收养、虐待和欺骗真相后的“母亲”时,这个生活在他心中的邪恶“小丑”赢得了战斗并开始了战斗去支配他。

所以亚瑟在杀了他母亲之前就说过——我以为我的生活是一场悲剧,但事实上这是一场喜剧。因为如果一个人只能把枪对准自己,那一定是“悲剧”。但如果他把枪对准别人,不仅能体验到嗜血杀人的乐趣,也会受到成千上万人的敬仰。不是“喜剧”吗?

事实上,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大大小小的“小丑”里。在每个人的生活中,总是有两种力量和两种声音在撕裂和交织。一种力量和声音告诉我们要积极向上,热爱生活,做一个称职的父亲、母亲、妻子、丈夫、女儿和儿子。另一种力量和声音一直把我们推向邪恶的边缘。所以在脱离熟人圈之后,我们开始变得不宽容、愤怒和愤怒。有时候我们会害怕,当我们想到它成为你最讨厌的那种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