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岁的谭卓被誉为“百变女王”

频道:明星新闻 日期: 浏览:192

36岁的谭卓被誉为“百变女王”:女人最大的志向是无愧于心

她主演的《过失杀人》和《被光抓住的男人》不仅当天上映,还成为票房黑马,谭卓在其中的精湛表演也赢得了不少好评。

在《过失杀人》中与陈冲对质时,饰演普通家庭主妇阿玉的谭卓,虽然实力较弱,但为了保护孩子咬牙时却说:“有些孩子是孩子,有些孩子是动物”

母爱的张力尤其引人注目。

“我希望把她塑造成一个平时不喜欢表演的透明的小角色。是那种躲在男人身后默默付出,不怨恨的性格。你可以不理她,不理她,但一旦出事,她就会有一股人性和母性的冲动。”

一个不起眼的角色,因为谭卓的用心,被演绎得极为深刻,直指人心。

最近,谭卓已经演出了6年,从未缺席的话剧《如梦》也开始了首映式。

她非常欣赏顾香兰的角色:“顾香兰很勇敢地面对一切,不会让自己陷入困境,这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的问题,也是一个人内心的困境。”

无论是大银幕还是小剧场,无论是台前还是幕后,36岁的谭卓之所以能在中年的娱乐圈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,不仅仅是因为她在演艺生涯中积累了10年的实力,但也因为她认真对待生活,在身后认真对待自己的平静:

我还很年轻。这只是我宝贵岁月的开始。

我不认为年龄会阻止一个纯洁的人。就像谭卓一样,她务实、敬业,从不随波逐流。她对爱情有自己的坚持和追求。这就是所谓的“我唯一的志向就是要配得上我的心”

所有的不安,

都是为了过上好日子

谭卓小时候很叛逆。她曾经形容自己的童年是“野蛮的成长”。她从不决定自己该做什么,该过什么样的生活,所以她总是焦躁不安,总是在寻找。

做演员更是意外,因为我和男朋友去试镜了,但导演却注意到她不羁的“文学能量”,所以我演了《美丽时光》。

但谭卓说,她从来不是那种“享受悲伤”的文艺女青年:“我不是那种把摇滚乐和诗人混在一起,从来没有成为作家或导演的梦想的女孩。我是一个先热爱生活的女人,然后才是一个演员。”

所以当后来演员们给她带来名气,让她看不到生活的方向,心里感到空虚时,她曾经觉得自己不适合当演员:“我希望能像中世纪的古董商人一样,在船上走来走去,上岸,然后出发,永不停歇。最后,我的身体里有一个不安的灵魂。”

谭卓的不安与其说是叛逆,不如说是在寻找内心的舒适地带。这种不安是因为不喜欢自己的一部分。比起光环和名望,谭卓更关心自己的内心感受。

你好!树先生,作为王宝强的妻子,一个聋哑妇女

2016年“追求者”,一个扮演职业杀手的女人(张毅)

话剧《如梦如梦》真正让谭卓感受到了话剧表演的魅力。她说,一开始,她接手演出是因为她很容易紧张,和人也有距离。她想剪断在舞台剧中束缚她心灵的那条线。

但没想到后来她越来越上瘾了。为了完成顾香兰这个角色,她总是注重塑造人物的细节:“我加了两个道具,一个是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打火机,一个是20世纪20年代的欧洲烟盒,这些都是非常艺术化的古董。”

谭卓说,这样可以让舞台表演更真实,生活更像电影。

六年的演戏生涯给她带来了一种长期收不到新戏的专注感和仪式感,这让谭卓在这个行业有了自己的精神,虽然收入只够自己买水喝。

左:徐青(中年顾香兰);右:谭卓(青年顾香兰)

我记得,在北京妇女电影展上,谭卓说,他很欣赏那种能真正掌控自己命运的女人。例如,奥黛丽·塔图是她演艺事业的巅峰。因为她想成为一名水手,她决定放弃一切,追求她想要的航海事业。

谭卓也一样。无论是作为一个演员还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女人,她总是那种不得不为自己“花点时间”的人。于是,在业余时间,谭卓到北京大学学习西方哲学史,做自己的装置艺术设计,并多次应邀与艺术家杨复东合作拍摄录像作品。

为了达到内心的稳定,我认为人们首先应该学会“不安分”地生活,不安分地分享名利,不安分地分享世俗标准,不安分地分享别人的眼光;

只有敢于正视内心欲望的人,才有机会散发出自己耀眼的光芒。

非凡的生活模式,

从自我的超越

2009,谭卓以电影《春风之夜》提名了戛纳电影的女主人公。两年后,合作的“你好!《树》与王宝强也表现不俗,并再次提名多个影后。

可以说,在事业上,谭卓的起点很高,他的星途也很伟大。

但出乎意料的是,她没有利用自己的名声。她曾经说过,即将到来的聚光灯让她拒绝了自己作为演员的身份。她觉得,追求名利的演艺圈,初衷是“以玩乐的心态经商”——不在乎产出,只在乎自由。

因此,在2018,35岁的谭卓凭借“我不是医学之神”和“燕尾战略”成为豆瓣中最受欢迎的女主角,被媒体和同龄人誉为“无垠的风景”,谭卓的表情和往常一样平静。

这个行业流行起来是很正常的事。做这个生意的第一天,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,其中50%可能会变成所谓的“红色”,50%可能不会一直是红色。这是这部作品的特殊属性,也是正常的。

所以,在我看来,红色并不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,没有什么好惊讶和失落的。

瑞德,我很幸运,不是幸运。

谭卓的期待状态总是与内心的本性相一致,因为它来自于爱,所以随波逐流。

从一个在《我不是医神》中不屈服命运的单身母亲,到暴力破解、沉默中的弱小无能的农村妇女,再到一个在《烈火英雄》中背井离乡的消防员家属,再到一个在延年益寿战略中傲慢霸道的反派高贵飞。

《裂无声》,豆瓣得分高达8.2,章子怡疯狂叫好

扮演变脸的角色,“变身谭卓”的名字流传甚广。

“我们应该敬畏每一个行业,每一个人,每一件事,”谭说。因为我在这个行业看到了更多人的优秀才华,钦佩他们的毅力,高超的专业精神,看到了更多的核心东西,所以我做了一些本质的改变。

我很欣赏你的工作。因为它自身的压力属性给我带来了一些积极的要求,从别人身上提炼出这些精神,让我能做得更好。”

我一直觉得,让人生厚重的真正用意不是追求名利,对爱情的依赖,而是谭卓爱情始终如一的严肃--

所谓随波逐流,自然不是不想赢,而是要追求更值得用心去追求;所谓随波逐流,不是被动的忽视,而是无论风光还是萧瑟,心中都有一个世界。

这是对职业的敬畏,是对自身局限性的突破和超越。这样的女人真的活出了自己的品质和模式。